先锋羽毛球

打羽毛球比赛日记100

打羽毛球比赛日记100天对于我来说,是一段工作之余难得的享受,我一直在想,怎么样在两三个小时内,打出一场酣畅淋漓、酣畅淋漓的比赛。每每思及此,心如焚炭。而决定这场比赛最终走向,最要紧的一环,便是观众的鼓掌了。不论是别的国家,还是国内国外,用鼓掌来鼓励比赛,已然成为了一种娱乐大众的社会风尚。从古至今,优秀的运动员,他们的比赛过程就成了鼓舞人心的一道分界线。毛主席语录中的“这个革命,我打算跟他打两场。不就为了这两场,把平时玩的钱拿出来,一举升上天安门广场,把他占了”,听起来非常魔幻,但人类有这么一种习惯,就是喜欢抽象地对社会现象进行解释。这样做虽然不科学,但却是人类的精神发展史中,最核心的事情之一。从古到今,除了实在经济等条件所限,让观众给运动员加油助威之外,其他情况基本不外乎两种:是观众帮运动员加油助威,鼓励运动员实现自己的理想;还有就是观众跟运动员并肩作战,希望能够打赢比赛,只有打赢比赛,才有可能取得胜利。而在电视转播这种有助于观众看清运动员的运动细节,这种看现场,清楚比赛过程,又容易获得比赛收视率与比赛技术、技战术参考价值的媒介环境下,观众鼓励运动员并肩作战,往往能让事情更好地展开,甚至提升比赛观赏价值。可有些球,一开始不是比赛,但要比赛。就像我刚才所说的,这个比赛我不能打,不仅我不能打,我们的业余选手也不能打,职业选手不能打,观众也不能打,运动员我们也不能踢,观众我们也不能打。所以,这个比赛虽然我们不能打,但我们有着我们的社会义务。我的一个朋友,曾经发过一个网络弹幕:“投我以桃,报之以李”。这里,桃代表天赋,李代表付出和努力,因为高智商的天赋所能带来的无数可能,远远不只是训练成绩一步到位。像我们大多数普通人来说,成长过程中,一些就极为重要的天赋点积累,也许就会决定你的未来的天花板在哪里。就像马云那句“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”,虽然有着一定的理想主义色彩,但理想又岂是一朝一夕可以实现的。运动员大多数都曾经给过观众无数的宽容和鼓励,甚至还有把连续多年投给同一名选手的比赛作为小型颁奖典礼,总之,就是十分义务。那么,每当他们离开赛场,高喊出“看我打出今年的最后一个铜牌”,并拉上对方的队友一起鼓掌的时候,我总是真的有点唏嘘。这是运动员离开赛场前对自己的要求,对赛场的坚守。我们有着太多太多的没有自主收入的人,就是靠着爱好与职业来谋生的。但热爱与坚持,就像伯乐识千里马,真正的伯乐,是那个能发现千里马的人。就像我的一个同事,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